网店
微博微信

中国2/3水厂无日检能力 近半无任何监测手段

18 06 10:29:38   点击次数:1647 次   作者: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兰州自来水苯超标事件已经逐渐平息。据统计,近年来国内年均要发生1700多起水污染事件。人们不禁要问:检测机构是如何把关水质的?怎么会任由不达标水流出?

此次兰州事件,根据此前兰州威立雅的通报,该公司的实验室承担了甘肃省建设厅一项对全省各地县自来水水质检测任务,为此曾在42日对兰州自来水也进行取样。当时化验员已经发现水样有异常,但直至10日才确认苯超标。其间为何需要8日之久?

一位业内人士对记者表示,兰州出这么大的事情,是水厂监管与检测同时缺位造成的。此外,按照国家标准进行的“半年检”,实际上也是对国家标准的曲解。不同地区不同水源地,水质千差万别,污染的隐患也不同,各地应该根据自己地区的安全隐患情况适当增加检测项。

相比于强制执行的自来水新国标的高门槛和“丰满理想”,水厂检测设备水平、盈利能力、预警机制等现实则要显得“骨感”得多。

 

标准超前?能力不够?

即使水在水源地被污染,或是在传输过程中遭受二次污染,还会面临最后一道防线——水质检测。然而,这道防线更多的时候似乎只是摆设。

中国供水服务促进联盟副秘书长刘保宏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表示,实际上,201271日开始执行的《生活饮用水卫生标准》要求已经非常高,基本实现了我国饮用水与国际标准的接轨。

他所说的《生活饮用水标准》,是2006年底卫生部与国标委、原建设部、水利部、国土资源部及环保部一起对1985年版的《生活饮用水标准》进行修订而成。新国标要求从201271日起强制执行,并将检测指标从原来的35项增至106项,增加了71项,并修订了8项。

常熟中法水务实验室施主任对记者表示,对水的检测,按日、周、月和季度,检测项目数量不同。该实验室每天做出厂水与水源水两个水样的监测,其中出厂水要检测15个项目,比国家要求的多出6个;每周出厂水要检测34个项目,水源水是36个项目;每月出厂水与水源水分别为73个检测项目;每季度,则做一次全水分析,其中一、三季度在本厂实验室完成,二、四季度送到第三方进行检测,出厂水测134个项目,水源水要测133个项目。不过,常熟中法水务是国内较先进的实验室,更多工厂连基本的检测项目都没有。

记者了解到,一般水厂的日常检测分为三级检验,生产班组一般是每两小时检验一次,主要是浊度、余氯等指标;制水厂化验室检验每天不低于一次,做常规9项检测;中心化验室检验一般是一月一次,一般是检测42项常规项目。另外,就是把包括非常规项目的64项在内的106项指标委托有能力有资质的检验机构进行检验,以地表水为水源的非常规检测为每半年一次,以地下水为水源的则是每年检测一次。

然而,相比于新国标,大多数水厂的检测能力要滞后很多。

2013年就有媒体报道,根据此前住建部的统计,在43个国家城市供水水质监测站中,仅有12个具备水质标准要求的106项指标的检测能力;在190个地方城市供水水质监测站中,有超过170个监测站不具备42项常规指标检测能力;在全国超过4500座水厂中,有超过3500座不具备日检能力,甚至其中有超过2000座水厂无任何检测手段。

 

检测费用的高门槛

刘保宏作为供水联盟的副秘书长,与很多水厂打交道。今年,供水联盟推出了面向众多水厂的供水服务评级指标,水厂可以自行联系认证。但刘保宏发现,大多数水厂实际上在技术硬件与制度管理等方面尚未到位,所以并没有联系认证。

常熟中法水务是此次联盟认证中打分超过90的企业。公司副总经理赵正欣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表示,中法水务目前的检测在国内肯定是前几名。“除了国家规定动作之外,我们还增加了很多项,我们自己具备106项全水分析的能力。每年除自己做两组全水之外,还要到第三方水质检测站再做两次。”

不过,检测投入门槛不低。赵正欣透露,每年仅是检测所用的实验药品(即耗材)就是63万元人民币,这还不包括其他的设备更新等费用。

七年前,中法水务注资常熟水务。截至目前共投入9亿多元人民币,平均每年有超过1亿元投入到水量、水压、水质及水源水保护上,累计在设备更新改造上的投入便超过1亿元,在检测实验室上的投入也超过1亿元。

施主任介绍,进口设备的精度与准度比国产设备都要高。目前许多水厂的实验室检测仪器都是进口的,前三四年可能一点问题都没有,但是后期如果稍微出现问题,一个零部件就要几万元,“如果投入跟不上,检测能力自然无法保障”。

国家强制要求的106项指标的检测,同样也需耗费资金。“一个水样的监测大概就是2.5万元,一般水源水、出厂水都要做。”刘保宏介绍,有能力的水厂,还要做管网末梢水检测。一年两次、一次两个水样,一年该项检测费用就要10万元。

新国标是2006年提出、2012年强制执行,留出了5年多时间让行业进行更新改造。按照新国标,九成以上供水厂需要重建或者升级。刘保宏介绍,一台能进行106项全水检测的仪器,价格就要上千万元,而很多小水厂尚在亏损中,根本无力承担改造及设备更新的成本。资金压力导致设备技术很难升级改造,供水质量难以保证,供水陷入“低价-低质”的恶性循环。

 

亟待增加的设备投入

对设备投入,在日趋恶劣的用水环境下保障饮用水安全,这一点在目前尤为迫切。

“没有资金是肯定做不好的。”赵正欣表示,“设备不更新必然就会有安全隐患。而且对于水来说,好水是生产出来的,并不是检测出来的,检测设备作为最后的保障是用来判定水质在什么水平上、哪些指标有问题、怎样进行优化与改造等。所以无论制水还是检测,设备投入都必不可少。”

422日发布的《2013中国国土资源公报》显示,2013年全国203个地市级行政区开展了地下水水质监测工作,监测点数为4778个,其中国家级监测点为800个,其中水质较差的监测点为2095个,占43.9%;水质呈极差极的为750个,占15.7%,近六成地下水水质较差与极差。

然而地下水又是我国重要的饮用水水源。中华环保联合会能源专业委员会专家组组长王雅珍此前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全国有近七成的人口饮用地下水,全国657个城市,有400多个城市是以地下水为饮用水水源。

面对这种复杂的用水环境,除实验室的检测手段外,在线监测点也显得尤为重要。然而,比起实验室检测,这一监测尤为不足。

兰州市卫生监督局的负责人此前曾公开表示兰州由于经济实力相对较差,并没有在线监测设备、以随时监控水厂的水质情况。

“正常情况下,应该是每2万人用水就应该设立一个监测点。但能达到这个标准的水厂实在太少了。”刘保宏介绍。“现在还需要引入第三方检测机构,不然水厂自己的检测能力与透明度并不能让公众信服。但目前,不少水厂第三方检测的机构数量和检测项目都太少,检测频率也比较低。”

 

预警机制的警钟

兰州事故,与自流沟老旧有关。自流沟是水泥结构,深埋在地下四五米处,处于地下水下游,以阻挡地下水之后在其一侧形成滞留区。而此前的泄露事故,导致一些有机物质渗透到地下,随着地下水走向流道滞留区,而自流沟每隔一段便有一条收缩缝,收缩缝老化则使得含苯水进入自流沟,形成污染。一位业内人士对记者表示,这就是预警机制没有做好。

刘保宏介绍,目前水污染一般就两种情况,水源污染与管网污染。对于这两种情况,正常的水厂都是有风险防范措施。此次兰州苯超标事件,如果前期做好预警与排查,就不会出现此问题。

“如果非常规检测项目的检测频率不足,水厂就应该对周边的环境进行排查,看哪些化工厂有哪些特殊的污染物容易出现。对相关物质应加大检测频率。”他说。

中国城市规划设计研究院何琴在其“水质监测关键技术及标准化研究与示范”的课题中表示,目前中国缺乏应对突发性污染事故的应急监测方法和技术。

近年来,我国水体突发性污染事故频发,2005-2010年报经环保部门处理的事故每年平均多达140多起。2011年对900余起污染事故案例的分析结果表明,出现频率较高是石油类、农药类、重金属、藻类、致病微生物等50多种()污染物,但目前尚没有这些污染物的应急监测方法,对于污染物不明确的突发事件,也缺乏污染物快速筛查技术。

赵正欣则表示,源水水质不同,污染类型就有不同。比如取水口为长江,那在寻找危险源方面就应该看是否有运输船泄漏,平时要对上游取水口周边的化工企业进行摸底,了解产品是什么、储存罐多大、涉及多少人及会排出哪些污染物等。一旦发生污染,水厂与管网水都要启动相应的预案,包括如何排空、排到哪里甚至包括各公共部门联系怎样做、怎样第一时间与公众沟通进展等。

刘保宏补充道:“这还应做到上下游联网联动,比如提前预警,启用备用水源等。这一般可以为下游争取23天时间,那样居民用水就不会受到影响。”(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